奔小康 跨越山川来牵手

粤、浙与川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谱写出一曲友谊赞歌——

□本报记者侯冲

1月3日,普格县螺髻山镇洛博村第一书记阿约克布走进了贫困户吉好莫尔扎的家。吉好莫尔扎不但住上了广东省珠海市帮助修建的新房子,也养成了好习惯,迎来了新生活。

同一天,青川县沙州镇青坪村党支部书记王永明和村民们忙着给千亩白茶苗做防冻措施。这些由浙江省安吉县捐赠的白茶苗投产后,将带动全村1026位贫困老乡脱贫。

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场景,背后是同一份“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情谊。这份情谊改写了四川数以万计贫困老乡的命运。

按照中央部署,广东省、浙江省与我省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近年来,广东、浙江两省拿出真金白银、派出干部队伍、集中优势资源、实施扶贫项目,“规定动作”不折不扣、“自选动作”有声有色,对我省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给予大力帮助支持。

跨越千里,山海情深。粤浙两省干部群众与四川贫困老乡心手相连,在巴蜀大地谱写出一曲携手奔康的友谊赞歌。

心手相连 扶贫协作一脉相承

未来10年,义乌将为汶川提供价值20亿元的来料加工业务;义乌将在3年内向汶川“输血”,为阿坝师范学院提供资金、师资培训、电子商务实训基地建设等帮扶,助推汶川电子商务创业创新……去年10月,第24届“中国义乌国际小商品博览会”期间签署的一份大单和一个协议,让浙江金华市挂职干部、汶川县副县长陈小建深感两地情谊将再度升温。

川浙的帮扶情缘由来已久。1996年,浙江对口帮扶四川广元和南充;2014年结合对口援藏,帮扶对象调整为阿坝州和凉山州木里县;2016年,中央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由浙江帮扶四川。目前,浙江与我省11个市州40个贫困县(市、区)建立携手奔康结对关系。

广东与四川的帮扶关系始于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对口援建汶川县的广东派出大批干部入川,累计支援救灾重建资金112亿元,也带来先进理念推动当地转型发展。2014年,结合对口援藏,广东开始支援甘孜州。

2010年,广东珠海市开始对口帮扶凉山州。5年帮扶期内,珠海累计落实资金(含物折价)1亿多元,实施帮扶项目100多个,惠及30多万凉山群众。珠海市援建改造的普格县花山乡洛乌沟中心卫生院,心电图机、氧气筒等医用设备一应俱全,配备的转运救护车解决了当地长期无病人急救转运工具的困境。“要不是洛乌沟中心卫生院及时把我转到县医院医治,恐怕我早没命了。转运救护车救了我的命!”回忆起2015年的那段经历,普格县刘家坪乡二胡村村民阿力以祖十分感激。

2016年,帮扶凉山的“接力棒”从珠海递到了佛山。佛山立即行动:8月底,7人扶贫工作组进驻大凉山;9月3日开始,连续12天深入11个对口贫困县调研;9月23日,1.1亿元帮扶资金一次性划拨给凉山。“佛山、凉山要携手打赢脱贫攻坚战,打造全国东西部扶贫协作样板。”佛山市委副书记、市长朱伟信心满满。

“两年多来,佛山市对口帮扶凉山的投入之多、效果之好、影响之广,前所未有。”凉山州相关负责人感叹,佛山工作组视凉山为故乡、以脱贫为己任,将先进理念、成功经验、优良作风带进凉山,凉山人民深怀感恩之心,更激奋进之志。

截至目前,广东、浙江两省已累计投入政府性帮扶资金50多亿元,实施一大批住房、产业等帮扶项目,有力助推我省脱贫攻坚进程。

推动升级 多层次多形式携手攻坚

20多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在四川多点推进、遍地开花、持续升级。

从帮钱帮物“输血”到围绕基础设施、产业发展、人才理念持续攻坚,提升“造血能力”,东西部扶贫协作不断扩容。

去年10月15日、18日,四川党政代表团赴广东省、浙江省考察学习期间,感恩致谢、深化扶贫协作是此行的重要内容之一。

在广东,四川省政府与广东省政府签署了《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协议》《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化粤川合作备忘录》。会后,两省卫生、教育、经信以及相关市州负责人齐聚一堂,签署了7个专项合作帮扶协议。

在浙江,该省有关地区和部门围绕电力精准扶贫、合作共建绿色数据中心、教育扶贫等,与我省有关部门和地区签订8个专项协议。

从单方面投入到实现合作共赢,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层次不断升级。

在西南减贫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蓝红星看来,东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西部地区有资源、有市场,通过扶贫协作实现合作共赢空间巨大。看到机遇的还有广东花博生态产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赵海平。作为“凉山-佛山现代花卉产业园”项目运营方,他看中的是西昌独特的地理条件,“前期招商只准备了170万平方米的温室大棚,但申请者申报面积达300多万平方米。”

从政府主导到全社会参与投入,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力量不断增强。

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汶川与义乌市市场集团共建川青甘高原物流产业园,推动横店东磁、川西磁业等企业深化东西合作。社会力量也被调动起来。去年,我省积极协调和推动广东、浙江两省共青团、残联、红十字会等群团组织和民营企业等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协作;引导浙江、广东两省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开展助学、助残、助医活动,捐款捐物价值约5.2亿元。

多层次、多形式、全方位的扶贫协作持续深化,“粤川一家亲”“浙川一家亲”的情谊更深。

创新模式 为减贫“中国方案”注入新内涵

有国外学者评论,东西部扶贫协作彰显了中国政治制度和管理体制优越性,为世界减贫史提供了一份中国方案。20余年实践,东西部扶贫协作在四川不断创新,持续为“中国方案”注入新内涵。

创新开展结对帮扶,结对关系向下延伸。不仅是县级,扶贫协作“触角”伸得更远。目前,我省142个贫困乡镇与广东、浙江两省169个经济强镇结对,161个贫困村与308个强村(社区)结对。“通过这种方式,让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帮扶更精准、更下沉。”省脱贫攻坚办相关负责人表示。

创新产品销售渠道,探索跨省“以购代捐”新模式。去年11月,来自凉山的盐源苹果、雷波脐橙、苦荞等特色农产品出现在佛山街头,吸引市民纷纷购买。“凉山马铃薯、苦荞、牛羊肉等特色农产品已经卖到了佛山。”佛山对口凉山扶贫协作工作组组长、凉山州副州长葛承书表示,将推动更多扶贫产品进入佛山批发市场、商超、电商平台。

创新扶贫资金来源,探索增减挂钩指标跨省流转。2017年12月,乐山市马边县与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签订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流转协议,签约流转节余指标7000亩,协议总金额50.4亿元,我省在全国率先实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流转。

创新产业发展模式,产业园区“飞到”省外。去年11月8日,全省首个跨县跨省“飞地”产业园在浙江省嘉善县奠基动工,首期73.6亩,总投资2.28亿元。该“飞地”产业园由九寨沟县与浙江省嘉善县、庆元县共建。浙江援川工作组负责人介绍,项目首期建成投用后,预计每年将为九寨沟和庆元两县带来共约2200万元收益。

跨越山川来牵手,勠力同心奔小康。在脱贫攻坚战进入攻城拔寨阶段,东西部扶贫协作必将强力助推四川贫困老乡与全国人民一道共圆小康梦。

首页滚动